怕会有鲛人在岸,忍不住把它炖了
lover:陶子
磕一切适合斯德哥尔摩的cp

白佑

指绘

p2全图可以当平板壁纸

第二张板绘

慢慢学上色叭

随笔

如果仔细琢磨 不难发现 大多数时候 大多数事情 都是不尽如人意的

所谓平静无波澜的局面下 大都藏着动荡漂泊一触即发的灾难

浩浩汤汤的历史长河 你什么也留不下 年幼无知时总有半分少年气 以为世事于自己总是特殊的

似乎自己是背负着什么旁人难以体会的重要使命降生世间 一趟尘世游 搅动乾坤 好不潇洒肆意

以为凡是努力必有回报 以为名牌高校有多好考 以为拿起画笔日夜雕琢 人人都是清美国美

自以为中 总不乏许多 明亮而虚幻的梦

又譬如感情 三毛荷西钱钟书杨绛 被钉在书页里 圆融如意的一字一句中 令人艳羡的情侣夫妻 感情真挚令人几欲落泪 然而私下争执 亦不可知 又况且我们 连表面和谐圆满都遍寻不至


想告诉我...

李白凤求凰皮肤可真帅
不能再磕王者了 我要写文(`Δ´)

【半个喜剧】郑多多/孙同(甜重生He双向暗恋)

(无关可跳:有没有小天使想点梗的呀,不是这对也成,我写过的或者我知道的就行,有的话可以走评论。)

涉及要素:①郑多多重生回大学

                    ② 双向视角互相暗恋

                  ...

【半个喜剧】郑多多/孙同
纯属个人脑洞

我要把多多搞重生回去宠同哥呜呜呜呜

!!!郑多多和孙同没点什么我是真不信

看看,给迁户口给找工作还给房子住,帮兄弟还是养媳妇儿呢。品品,那一声声同哥叫的,荡漾的跟叫老婆也没太大差别。

还有这官方海报

多多一官二代富二代,浪的彻彻底底,渣的明明白白,孙同文文弱弱,清秀斯文。

这俩就看着,也不像是一个圈子里的,却偏偏缠在一起七年之久。

电影里可挖的太多了,孙同看上的女孩子有一个算一个郑多多全给搅和了,酒吧宿醉给他背回来丢床上。

都闹成这样了,婚礼现场同哥还是第一伴郎,丢给他的水还是自己喝过的。孙同还讲手机里有张和郑多多接吻的照片…现在直男都这么...

橘生淮南【陆志廉曹元元/峯古】③

曹元元捏着对讲机,偏着头看着玻璃对面的那个男人,带着点百无聊赖,“陆sir,我说了,你不必再来这里装好人。”

陆志廉充耳不闻,选择性耳聋,“给你送了点水果和吃的。你新调去的牢房都是些轻犯,如果出去的时候有人找你麻烦可以告诉我,我……”

曹元元一拳锤在玻璃上,“陆志廉!你觉得很好玩吗?来这里逼我陪你过家家!”

两旁正说话的人都扭头看这个嚣张的青年,目光在他和他对面那个西装革履文质彬彬的男人间来回打量。

不远处的几个警官围上来,七手八脚的去按住曹元元,他全然不顾,挣扎着继续吼道:“别以为救了我一次……你欠我的!陆志廉,我要亲眼看着你死!”

曹元元实在不明白,自己还有什么利用价值,值...

橘生淮南【陆志廉曹元元/峯古】②


一样的遭人欺辱被看到,一样的躲在转角偷窥心中百转千回,只是角色对调了。

彼时的陆志廉是白手,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曹元元还是那个一呼百应的小少爷,拿钱砸起人来毫不手软,潇洒肆意。

如今呢?被欺负到差点被男人上了的人换成了他元少。

要不是场合不对,曹元元真想朗声大笑,于是他趴在陆志廉的背上憋着笑,一抽一抽的,直憋的脑仁疼。

陆sir背着他往医务室赶,以为自己背上二十出头的青年在哭,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又该怎么安慰人。

陆志廉向来是习惯用事实说服人的人,从不油嘴滑舌。进了牢房也是一本正经,一身囚服硬是穿出了西装制服衣冠楚楚的感觉。他不适合当骗子,也确实不会。

所以他对曹元元,究竟...

橘生淮南【陆志廉曹元元/峯古】 ①

附:试阅部分 接曹元元被判刑25年 不会让他一直关着的 不然还谈什么恋爱 看的人多的话就更

有些事,曹元元从前从不去想。

当然,元少自不必想,钱权可以替他摆平大部分的麻烦。譬如,那些在监狱中长的挺不错却并不最能打的人如何活下去。

他总有一二分少年的天真气。自以为杀过人,狠的下心杀人,就已越过所谓“心狠手辣”的坎。殊不知,大奸大恶并不可怕,到是那些阴暗恶心的小人物最是难缠。

直到现在曹元元被人以一种极端凌辱的姿势,半裸的压在浴室的墙上,才恍惚间意识到这个自古颠扑不破的真理。

他的脑袋嗡嗡作响,刚才推搡反抗间不知被哪个混蛋一掌捆在右耳上,看人都带着些朦胧的雾气。

他感受到身后的人...

《斯德哥尔摩情人》【复问/无双】⑥

无关可跳过:这两天磕了《反贪风暴4》曹元元陆志廉 有同好可以蹲一下 会尽力码文(★・'ε゚)ノ




李问感到一阵阵的缺氧,意识模糊间,双手攀上了吴复生的肩,如同溺水的人抱紧水面的浮木。吴复生手上常带的皮质手套不知何时已经取下,他宽阔的手掌深深浅浅的抚摸着李问后颈的寸青,再往下安抚似的缓慢的摩挲着他的背。


这些李问无比熟悉的亲密动作,如今再看就显得别有深意。在飞机上吴复生侧目举着香槟,微笑着说出的回答,也被重新着色。


“我是极少数不为女人而活的男人。”


李问想起吴复生每次同自己提起阮文时那种微妙的在意。


想起他在烈烈浓烟中端着枪转身,看到自己跪在吴秀清身旁时,那一瞬的...

© 白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