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楼

怕会有鲛人在岸,忍不住把它炖了
cp:普尔

【德哈】《斯德哥尔摩情人》(车!!!)

硬塞给您一口德哈粮
可能需要加载一下 拜托耐心一点点呜呜呜

保证肉很香 因为是很久之前天天和cp互发小段子的时候码的 那时候刷《哈利波特》刷到疯魔 我爱Draco malfoy

第八次修车 哭辽

被吞了拜托小天使叫我,重发

《斯德哥尔摩情人》【复问/无双】⑤

“①②”
   “③④”

下章开车

正文:

吴复生带着李问步行过修剪整齐草坪,微风吹过,湖面闪烁凌凌波光,有如利剑般的锋芒。
“怎么样?”画家微笑着推开门,素雅精致的装饰映入眼帘。
李问呆愣在原地,他小心翼翼的光脚踩上毛茸茸的毯子,“都是你设计的?”
他伸手抚摸门旁做回望状的幼鹿木雕,这是一个半人高的伞架。

吴复生轻车熟路的端来两杯清酒,两人在矮几前面对面坐下,窗外是初秋的融融暮光。
画家仍然微笑,做了一个展示的手势,“你觉得怎么样?”
李问一时失语,曾几何时,他和阮文还挣扎在纽约的巷尾街尾时,都无比向往拥有这样一处山居。

他抬眼反问了画家,“你第一次告诉我你是做假币的时候,还说了你是学美术的。你学美术,不仅仅是为了继承父亲的职业吧?”
“当然不是,毕竟钞票上又不会印Lady Godiva”吴复生笑着和李问碰杯,“七年前我父亲死了,我才算真正的下定决心接手生意。”
“在他被那个老混蛋害死之前,我都还以为我会画一辈子的画。”吴复生磨了磨手上的戒指,“做一个会玩手枪的画家挺好。”
“画家,难怪你叫自己画家。”李问有点微醺,也不那么紧张了,直愣愣的盯着吴复生看。
吴复生起身,又从厨房拿了两罐啤酒来,片了半盘火腿。

他们起身坐在廊下的石阶前,暮野四合,山色苍茫。
沉默了一会儿,李问开口,“我的生活就很平淡了,一个初出茅庐,心存妄想的大学生,幻想可以靠拙劣的画画技巧一举成名。”
“最艰难的时候,我常常买隔夜的面包皮,有时候在画室,一天就喝一点开水泡面包皮吃,”李问低头抿了一口酒,“对了,我为了赚钱还出去给人铺过钢板。其实我都还好,主要是阮文,她本生体质就不好……”
“我会帮你把她追回来的。”画家的笑容不变,盯着李问的眼睛看。
李问边摇头边单手揉了揉眼睛,有些狡黠的说,“我和她,根本不是情侣。她就是我的一个梦罢了,有创造力,出色又鲜明。同你走的时候,我就不再做这个梦了。”
李问想起上次的情形,又忽然有些紧张。
似乎是很自然的,像是告白以后的拥吻。画家用靠着他的那只手扣住他的后脑,另一只手夹着未吸完的烟,他将脸凑的极近,甚至到了呼吸交缠的地步。
李问可以看到对方吐出的薄烟,淡漠掉了彼此的五官,他们在天色将暗未暗的时刻,交换了一个带着烟味和酒精的吻。

《斯德哥尔摩情人》【复问/无双】③④

→第一部分“①②”
    第三部分“⑤”

这一更是为了过渡
度假酒店里会有车,不远了,下一两节的事。
他们会正儿八经的谈恋爱的,他们有关于艺术的共鸣。作为李问的精神支柱,吴复问比阮文更合适。他偏执的,疯狂的爱,会得到李问的回应的。
吸引本该是双向的。

正文:

李问这些天来一直浑浑噩噩的,极其不真实的感觉随着画家的到来渐渐侵入他的生活。
他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不算正义,恶的也并不彻底。
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啊。
他甚至不应该画画,考一个二流的学校,当一个小小的职员,慢慢往上爬。结婚生子,中年发福。
他没有《月亮与六便士》里Strickland那种孤绝疯癫的天份,仅有的一点点光热就快被水电费消磨殆尽。

而吴复生呢? 他骄傲肆意,行事张狂夺目,看着像赌徒,实际上走的每一步棋都被仔细考量过。他生来就注定是端着香槟,微笑着和敌人周旋的男人。

画家永远会是最先拔枪的那个人,李问在他丢给自己防弹衣时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走吧,带你去看看你的度假酒店。”吴复生硬是把素色的西装穿出了几分花花公子的感觉,站在门边挑眉说到,逆着光眉眼温柔。“多收拾几套换洗的衣物。”
“鑫叔他们……”李问有些懵,从沙发抱枕上抬起头,没想到他会在现在提这件事。
“他们还有事要处理。”吴复生抬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李问抱着一卷设计图纸出来,把包丢到车后座。“还带着画去?”吴复生随意瞥了一眼那堆纸开口,李问摇摇头,展开了一部分,“我打算……”
“服装的设计图?”吴复生一眼就看了出来,打断了他的话“你打算去设计服装,阿问?”
“是……我不适合画画。”李问惊异于吴复生的眼力。
他抬头看向窗外路两旁掠过的松柏,他们行驶在一条无人的公路上,远处的山上仍有积雪未化。
吴复生沉默了,李问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他的侧脸,瑟缩着祈祷。
就在李问以为他会像上次一样忽然狰狞的爆发猛锤方向盘时,他又忽然笑了,甚至称得上风度翩翩。
“我准备了一件礼物给你,阿问。”

《斯德哥尔摩情人》【复问/无双】①②

【双画家】(影版《无双》同人文)
走反转前剧情
私以为吴复生和李问极其适合斯德哥尔摩,囚禁,引诱,恋上绑匪,太棒了吧。李问是那种有点小正义但是也不排斥黑暗的人,他有一点点的光,就快要熄灭。而吴复生是黑暗,不是没有光的那种暗,而是即使在光下,也是浓郁到化不开的黑色,他救了李问,使他免于堕落。
接李问调出变色油漆的镜头,双向暗恋,会超级甜的。
正文:

当李问捧着一罐什么绿油油的东西兴高采烈冲过来时,吴复生的心神被瞬间从虚与委蛇的交谈中剥离了出来。
满眼只有眼前这个人乱糟糟衣衫不整的邋遢模样,居然油然而生一种自家夫人穿着睡衣跑到客厅被竞争对手看光了的感觉。
等到李问眼神陡然愣住,平地一摔浇了落地窗半罐绿漆,久经情场的吴家大少爷这才回过神来。再一联想背后翻译小姐八分酷似阮文的面貌和气质,不由得心里一紧。凶了李问一句,迅速的送走了来客。
吴复生嘴角的笑容瞬间消失,不知道是担忧好不容易可以替父亲报仇的机会就这样被破坏,还是嫉妒李问对阮小姐的过分关注。
他猜出那是变色油墨了,这对于印钞确实是极其关键的一环。
但这是他的最后一单生意了。
灯光晃动,油墨闪出金绿变换的奇景。
而他只在想,如何永远的把这个人囚禁在身边。悄悄的微笑着把手握紧,明天之后,明天之后就可以了。


幸好那个被从火场里救回来的女人不治身亡了,否则,吴复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最有可能留下来当筹码,牵绊住李问。但又真的很想弄死,正大光明的弄死。
吴复生帮有些失魂落魄戳在墓前的李问撑着伞,仗着身高优势把他圈在怀里,以一种大哥罩你的姿势拍拍他的脸。
雨水顺着伞骨滑落,深绿的草坪氤氲出迷蒙雾气。鑫叔他们站在稍远些的车边,看着他们黑色的西装贴在一起,古怪而暧昧。
画家骚包的微笑变得隐喻晦暗起来。
这是赌一赔一百万的买卖。

“③④”

“⑤”

【Drarry德哈】我的恋人啊我热切的恋着你①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罗琳太太
'私设:Draco秘党少爷 Harry出生警官世家 出生失去父母 寄养在光鲜但是拜金虚荣的姨母家 从小被嫌弃和刁难
两人高中校友
以上

【正文】
很多年以后,浅金发的少年逐渐长大,一如既往的苍白消瘦。
铅灰色的双眼,见过许许多多跃动着的艳丽珠宝和泊泊流淌的新鲜血液,只是更加的沉默阴郁。
妻子柔软温暖的手划过他的衣襟和领带,抚平细小的褶皱。
Malfoy沉默着,走过黑暗阴冷的走廊。两侧暗红色绒布映衬的巨幅油画上,历代的先祖都端庄精致,夫人们盘起的金发上点缀着珠宝,纤细的指尖攀着一朵花或是折扇。
层层流苏在裙摆下蔓开,如同翠湖中泛起的涟漪。
他们无不高贵典雅,如同古希腊神话中傲慢的众神。
然而Malfoy曾目睹过其中两位病逝时的场景——死于某种不光彩的传染病,不洁不净令人生厌。
他独自撑伞穿过庭院,走向庭前的宾利。

雾霭迷蒙,荒芜却出奇宁静的车站出现在层层林叶中。
眼前砖红色的建筑就算定期保养,也显现出许多岁月,斑驳的光影。

远不如印象中的高大了

Malfoy低眉敛目,跨过水洼,弯腰收伞,瞥见远处一个模糊的影子,慌慌张张的冲过来。
黑色的公文包被顶在头上,一身昂贵但却皱皱巴巴的铅灰色西装,还有那种标志性的淋了雨之后依然乱蓬蓬堪称顽强的发型——
Draco瞬间僵硬了,心里已经尖叫着认出了来客,但是却并不愿意承认。
在他的构想中,重逢至少应该等到两人都七老八十,儿孙膝下了,彼时放下芥蒂,心平气和的,一起在公园里下下棋,吹吹晚风什么的。不,或许连到了那个岁数都不能再见……
总之,不该是现在这种烟雨蒙蒙,尴尬的甚至是暧昧的气氛。

“你好!你也是参加校友聚会的吧!”

黑发青年的眼镜被雨水打湿,正攥在手上。翠绿的双眼有些迷茫,远远的就冲车站这儿招手。
一如既往的,有些许狼狈,热情而真诚。

Draco僵硬着试图不去理睬对方,但是待人处事的惯性已经让他点了点头,脱口而出:“你好,Potter先生。”
“Draco?!”Harry愣住了,一瞬间注意到了自己凌乱的外表,缩了缩刚打算用衬衫衣角擦眼镜的手。忽然不知所措起来。
Draco注意到了这个小动作,只觉得心头一软。递了块叠的方方正正的墨绿方巾过去,嘴角的微笑浅浅的,傲慢却温暖。
Harry伸手接过,只觉得一阵晃神,似乎又看了多年前那个优雅的男孩,边说着自己的名字边主动伸过来的手。
方巾一角银色的小小暗纹熠熠生辉,正是一条弯曲盘绕的蛇。

表白一个云梦小姐姐

本人暗香成男,初来乍到,不善言辞。
(主要平时一聊天都是表情包满天飞,不太习惯楚留香的聊天系统)
今天百无聊赖在世界频道看别人聊天,不小心点了个副本,要求好像是100到200,不记得了。我等级蛮低的,也没在意。
没想到队长接受了,于是全程蹭几位一百多的大佬的光环,打酱油嗑瓜子一趟走。
歇了一会儿吃了外卖,想着把第三章组团打的那个任务过了,就上频道翻了一下,还真有,没仔细看又加了。
重点来了,队长居然是我上次那个队里的一个云梦小姐姐,真的是全程都在带我,人特友善。
最后,我拜了师父,又被领着刷了两次副本,升级速度堪比坐火箭。
云梦小姐姐好可爱啊(((*°▽°*)
在最后的最后,容我表白一下武当的蔡居诚蔡师兄,砸锅卖铁也要泡的哇(๑Ő௰Ő๑)

大概是个很无聊的扩圈|・ω・`)

占tag抱歉_(:з」∠)_
想求一波同好,大概就是可以一起聊聊天刷刷电影讨论小说美剧写写文的那种
德哈 暗巷 瓶邪 福华   
开花佩佩一美法鲨抖森汤姆费尔顿蛋妞脸叔本尼德普小李子阿沙
海上钢琴师 魂断威尼斯 三傻大闹宝莱坞 霸王别姬
欧美圈基本都吃的开,秃董是真爱~( ̄▽ ̄~)~
所以请来找我愉快的玩耍吧_(:з」∠)_
qq:2801374990

坐在街边霓虹满目时,常怀念静谧的雨夜,下雨的晚上,又想念市井葱花烤串的油腻。

开玩笑开玩笑,才从外面淋着雨吃完烤串回来~( ̄▽ ̄~)~ 
吃货的胜利(๑>؂<๑)

水仙第二盆【隋唐演义——宇文成都】

忽然诈尸,拿暑假码的一篇混个更新

②隋唐演义——宇文成都
  
写在前面:本来我是站杨广×嘟嘟的,(封天宝大将哎……当年年少无知的我就感觉不对劲了)被几位太太的文虐到不能呼吸……咱先不谈正史,《隋唐演义》里的炀帝妥妥的渣攻啊QAQ 心碎成渣的我来码一盆水仙。

(纠结与码bg还是bl,最后bl的)

“将军,您的令牌……”小将满面通红,手足无措的低头站在宇文成都的面前,递过来一块军令牌。
“多谢,你叫什么名字,职属何司?”宇文成都接过来收好,心道幸好对方提醒的及时,不然回去指不定又是一顿鞭子。
“我我……就是守城门的……特别喜欢将军,我也想像将军一样保家卫国!”
“恩,勤学苦练,心无杂念。”宇文将军想揉揉对方的脑袋,忽然感觉有些突兀,半路改道拍在肩膀上。
“是,将军!”小将憋了半晌,蹦出来一句。
宇文成都点点头走了。
留在原地的傻小子低着头,忽然捂着被拍的肩膀在原地跳了一圈,把巡逻的同伴惊到够呛。

“这几个关口,全要换掉……若事情败露,由你来接应,宇文将军。”晋王在案上展开的地图上勾画。
“是,属下遵命。”宇文成都默默记下,心里却想着那天遇见的小将。回来以后他已查明对方的身份,无妻无子,倒是干净的良民。偶尔路过城门时还会装作不认识,偷偷看上两眼。
这次无论如何,是要护住他的,将军暗暗发誓。

光影刀剑马蹄急,战斗如骤雨,来去匆匆。
曙光照耀,又是另一代人的天下。

“将军……”小将低着头,双手抱膝。
他们并排坐在石阶上,石头的缝隙间全是毛茸茸的青苔。
“嗯。”宇文成都侧过去看身边的人。朝阳下,稚气的青年粉面红唇,活像是志怪小说中的文弱书生。
“想说什么就直说。还有不要老是将军将军的叫我,我大隋可不止一个将军。”
“将……”小将刚吐出一个字,又硬生生憋了回去。
“我虚长你几岁,你可以叫我一声大哥。说吧,我又不会揍你。”
“……大哥,我不太懂这些天下纷争……从小也没怎么读书……以前我想当一个像将…大哥你一样厉害的英雄,后来才知道英雄没那么好当,我常常看到大哥匆匆忙忙的出城进城。你肯定没有注意我,但我能感觉到你很累很累……”
“乖,那你还想当将军吗?”宇文成都摸了摸对方的头顶,感觉自己莫名其妙的变得话多了起来。
"……我不知道"小将声音很低,又迅速的补充了一句,“但我想跟着大哥。”
“……好。”
我会护着你,你只要跟紧我。
这世界的丑恶不少,但也不算多。

以上,再写下去就是虐点了,战死沙场新人红妆之类的qwq 宇文将军是习惯宠着别人纵容别人的人吧……
所以这大概是一个撩到了自己爱豆的励志故事(???) 233

不知道该写点什么……过的忙碌却不充实,很久没有画画了……
不过还是要开心的过好每一天www